孕前保健
防病优生
女性早孕
怀孕常识
孕前营养
孕中保健
孕期疾病
孕期饮食
孕期保健
分娩保健
临盆待产
分娩时刻
产前诊断
产后保健
靓丽重现
产后心理
产后保健
月子饮食
宝宝保健
育儿心理
婴儿期
哺乳知识
母婴交流
孕前营养

走进鲁迅手抄报图片简单

作者:佚名 来源: 日期:2018-3-22 18:58:43 人气:

  鲁迅的小说选材独特,在题材的选择上,鲁迅对古典文学中只选取“勇将策士,侠盗赃害,妖怪神仙,才子佳人,后来则有嫖客,无赖之流”的模式做出了,以“为人生”的启蒙主义式的创作目的,开创了“表现农民与知识”两大现代文学的主要题材。他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中。”鲁迅在处理这些题材时又具有极其独特的眼光。在观察和表现自己的主人公时,他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即始终关注着“病态社会”里知识和农民的“病苦”。因此,在《故乡》中,最震动的不是闰土后来的贫苦,而是他一声“老爷”所显示的心灵的。对知识题材的开掘,又着眼于他们的创伤和危机,如《在酒楼上》老辣的眼光看到了辛亥中独战多数的英雄摆脱不了孤独的命运,在强大的封建传统压力下又回到原点,在颓唐中消耗着自己的生命。鲁迅的这些在《呐喊》和《彷徨》中就演化为“看/与被看”与“归乡”两大小说情节、结构模式。小说《》中所有人的动作只有“看”,关系也只有“看”与“被看”,由此形成了“看”与“被看”的二元对立,这种对立在《狂人日记》、《孔乙己》、《祝福》等小说中都有展现。而在“归乡”模式中鲁迅不仅讲述他人的故事也讲述自己的故事,两者互相渗透,影响,构成一个复调,如在《祝福》中,讲“我”、“祥林嫂”与“鲁镇”的三重关系,这个关系中既包含“我”与“鲁镇”的故事,又包含祥林嫂与鲁镇的故事,然而读者往往忽视前者,前者讲一个“永远者”的故事,后者讲一个封建社会吃人的故事。两个故事相,以祥林嫂的问题“我”的灵魂,从而“我”与鲁镇传统的内在联系。类似这种模式的小说还有《故乡》、《孤独者》和《在酒楼上》。

  除此之外,一方面,鲁迅一直在探索主体渗入小说的形式。《在酒楼上》和《孤独者》中,小说的叙述者“我”与小说人物是“”的两个不同侧面或内心矛盾的两个侧面的外化,于是全篇便具有了灵魂的对话与相互驳难的性质。另一方面,鲁迅也在追求表达的含蓄、、以及简约、凝练的语言风格。他曾说“我力避行文的唠叨,只要求能将意思传给别人了,就宁肯什么陪衬也没有。”对此他在介绍写小说经验时也说“要极省俭的画出一个人的特点,最好是画他的眼睛。”“中国旧戏上,没有背景,新年卖给孩子看的花纸上,只有主要的几个人(但现在的花纸却多有背景了),我对于我的目的,这方法是适宜的,”这也说明鲁迅在描写人物时着重人物的风貌,在描写中非常注重农民的艺术趣味。鲁迅研究了农民喜欢的旧戏和年画的艺术特点,并运用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中,使他的小说显示了浓重的民族特色。而他又广泛借鉴了诗歌、散文、音乐、美术,以至戏剧的艺术经验从事小说创作,并且试图融为一炉,于是出现了“诗化小说”(《伤逝》、《社戏》等)、散文体小说(《兔和猫》、《鸭的喜剧》等),以至“戏剧体小说”(《起死》等),等等。

  30年代的鲁迅的创作精力主要放在杂文上,然而他并未忘记小说的创作,并贡献了他最后的创新之作《故事新编》。这部小说集依旧展现了鲁迅不羁的想象力与强大的创造力:对在《呐喊》和《彷徨》中创建的中国现代小说的创作规范进行新的冲击,寻找新的突破。在《故事新编》中,鲁迅有意识的打破了时空界限,采取“古今杂糅”的手法:小说中除主要人物大都有历史记载外,还创造了一些次要的戏剧性的穿插人物,在他们的言行中加入大量的现代语言,情节和细节。用现代语言发挥,以“油滑”的姿态对对现实进行和揭露。同时在许多篇什中都存在着“庄严”和“荒诞”两种色彩与语调旋律,相互补充,渗透于消解。例如《补天》中,女娲造人时的宏大与瑰丽令人向往,而结尾,后人打着“造人、补天”的旗帜在死尸的肚皮上安营扎寨又显得极其荒诞,这种荒诞将前文的伟大感消失殆尽,并为一种历史的悲凉。

  鲁迅在他的一生中,特别是后期思想最成熟的年月里,倾注了他的大部分生命与心血于杂文创作中。他的杂文极具性,鲁迅曾把杂文分为“社会”和“文明”,所强调的正是杂文的“()”内涵与功能。顺次翻开鲁迅生前出版的14本杂文集,就可以看到一部不停息地,论战,反击……的思想文化斗争的编年史:从《热风》开始的对封建礼教、旧传统的,与复古派的论争,一直延续到《且介亭杂文末编》对的的,对中国内的“左倾”线的反击。鲁迅杂文所显示的这种“不克厥敌,战则不止”的不屈,从根本上有违于中国文化与中国士大夫文化知识的“恕道”、“中庸”传统,集中的体现了鲁迅其人其文的反叛性、异质性。

  鲁迅的不同于一般的思想评论,他把自己的锋芒始终对准人,人的心理与灵魂:这是一种文学家的关照。正如鲁迅自己说:“我的习性不太好,每不肯相信表面上的事情”,常有“疑心”。因此,他最为关注的正是人们隐蔽的,甚至自身无法自觉意识的心理状态。如杂文《论“”》,鲁迅在国人习以为常的“国骂”背后看出了封建等级、门第制度所造成的扭曲的而不免的心理。鲁迅还提出了“推背式”的思考方式,即“正面文章看”,据此而写出的一些杂文,例如《小杂感》:“自称盗贼的无须防,得其反倒是;自称正人君子的必须防,得其反则是盗贼”:这都是深刻到了令人的地步,自然也是“刻毒”。鲁迅的杂文思维也规范化的,他常在常规思维线之外,另辟蹊径,别出心裁,就打开了全新的思,例如其在著名的学术随笔《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的关系》中就以这种思就得出了不一样的结论:嵇、阮对礼教的只是表面现象,事实上却是爱之过深的表现。鲁迅杂文的犀利、刻毒,令人难以接受,还在于他的同样违反“常规”的(联想力)想象力,鲁迅一方面将外观形式上离异最远似乎不可能联系在一起的人和事连接在一起:在“形”的巨大反差中发现“神”的相通;另一方面又能够发现和感受到历史与现实的独特联系。在《小品文的危机》中“烟花女子,已经不能在弄堂里拉扯她的生意,只好涂脂抹粉,在夜里到马上来”。这样一端是高贵者及其,一端全是地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在经过鲁迅的下就达到了“神圣”的“戏谑化”,“高雅”的“恶俗化”。

  “将具体的、个别的人与事排除个别性、具体性、特殊性,做出普遍意义懂得整体概括,并加以简括的名称,经‘这一个’提升为‘这一类’的‘标本’,同时保留着形象、具体的特征,成为‘个’与‘类’的统一”这是鲁迅在进行论战时所采取的基本方法。在鲁迅生前的14本杂文集中塑造了许多精彩而典型的形象,如“叭儿狗”、“西崽”、“洋场”、“工头”等等。这些形象常是对某人一时一地的言行作为一种典型现象来加以解剖,“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从而提炼出的一种社会类型,这些形象具有超时空的意义,这也使得这种类型的“共名”与鲁迅小说里的阿Q、祥林嫂一样,具有长远的艺术生命力。

  与思想的天马行空相适应,鲁迅杂文的语言也是无拘无束而极富创造力的。鲁迅的杂文可以说是把汉语的表意、抒情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在他的杂文中:或口语与文言句式夹杂;或排比、重复局势的交叉运用;或长句与短句、陈述句与反问句的相互交错,混合着散文的朴实与骈文的华美与气势,可谓“深情并茂”。如《记念刘和珍君》中:“真的猛士,敢于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酣畅淋漓,气势可观。而在另一方面,鲁迅杂文的语言又是反规范的,他故意地语法规则,违反常规用法,制造一种不和谐的“拗体”,以打破语言对思想的,同时取得荒诞、奇峻的美学效果。比如他有时将含义相反的或不相容的词组织在一起,于不合逻辑中显深刻:“有理的”、“跪着”、“在嫩苗上驰骋”等等。

  腾讯T85网_网络手游交易网《快速到帐》,腾讯T95网_网络手游交易网《快速到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