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前保健
防病优生
女性早孕
怀孕常识
孕前营养
孕中保健
孕期疾病
孕期饮食
孕期保健
分娩保健
临盆待产
分娩时刻
产前诊断
产后保健
靓丽重现
产后心理
产后保健
月子饮食
宝宝保健
育儿心理
婴儿期
哺乳知识
母婴交流
孕期饮食

夜读丨产妇跳楼事件医院:孕妇向家属跪求丨餐馆地砖上刻菜谱火了

作者:佚名 来源: 日期:2018-4-16 10:40:36 人气:

  现代快报讯 8月31日20时左右,在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一名孕妇从5楼分娩中心坠下,因伤势过重,经医护人员抢救无效身亡。

  据报道,榆林市第一医院发表声明称是因为家属多次实施产,最终导致产妇难忍疼痛、情绪失控跳楼。孕妇的丈夫延先生则否认了院方的说法,称家属曾先后两次同意实施产,但医院回说“快要生了,不用产”。

  9月5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了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的院方发言人杨先生。杨先生表示 ,孕妇家属自始至终都不同意产。

  杨先生(院方发言人,下同):事件发生后我们十分重视,第一时间联系了绥德县,在调查后排除了他杀,具体原因现在还在勘察中,但结论是的 ,我们医院将按照程序客观解决此事。

  杨先生:他们是不同意,我们查实了,住院当天我们就开具了《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进行产,家属不同意,都签字了。

  杨先生:那个女孩可怜啊,我们后来调视频里看的都感到非常,他媳妇,那个女孩子走出病房,都(向家属)了啊,家属还不同意。

  杨先生:31日,我们的医生都劝家属进行产,但他们没同意。现在家属在网上又说当时同意了,这都不对,要以事实为依据。

  9月5日下午,针对医院的上述说法,现代快报记者拨打孕妇丈夫延先生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联系上了延先生的堂哥,他在接受采访时,和先前延先生的说法一致。

  延先生堂哥:不是这样,如果和院方说的一样那我们就没话说了。她(孕妇)两次要求产,下午5点多就跑出来说疼得不行,要产,我堂弟同意了, 去问医生,医生说检查一下,检查出来说马上就能生,不用产,我们就在外面等,然后他们把小孩用的衣服拿进去了, 我们以为孕妇已经开始分娩了。结果等了一个小时,6点的时候孕妇又出来了,出来说疼得不行,要求做产, 医生还是说马上能生,不能做产,然后把人拉进去了。

  人拉进去后,我堂弟开始找关系托熟人看能不能让大夫给她做产,等我们打完电话,正好一个出来,我们问她情况怎样,却说产妇找不着了。

  延先生堂哥:这个不可能给你,任何人都不能给,第一个,我们找他办事,但现在出了这个事, 再联系会给他添麻烦,上(我们)不会给的。

  延先生堂哥:她第二次出来的时候确实了,说疼得不行,我们都同意了(做产),我们也跟医生说了,医生说马上要生了,不能做(产)了。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消息,最近,在北碚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旁,有一家做兔子的餐馆成为食客们热议的话题,原来餐馆的地上写满了各种菜肴的名字。顾客惊呼:怎么顾得过来,又要品美食,又要赏书法。更让顾客吃惊的是,他们随手发在朋友圈的照片却让老板一夜之间成了“网红”。

  这家餐馆已有7年历史,从上个月起,地砖上就密密麻麻“写”上了各种祝福语和菜谱以及许多养生之道、对顾客的。

  之前因地板湿滑,老板想了很多办法,铺地毯和专业防滑都没能彻底解决问题,还花了不少钱。店主董因伦突发奇想,把菜谱刻在地砖上,既能防滑,又能起到装饰作用,让整个餐馆更具文化气息。没想到,老董的这一创举让他一夜之间成了“网红”。

  董因伦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他利用午休时间“书写”地砖书法,工具是一把家用电动砂轮角磨机,也叫手砂轮切割机。有书底的老董上手一试,感觉不错,于是他断断续续花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在地砖上的创作。

  老董今年67岁,之前是一个企业的伙食团团长,退休后接管了这个餐馆。他喜欢琴棋书画,虽然不是很精通,但在生活中完全够用了。

  不少江北、渝北、沙坪坝等地的市民常常自驾前来欣赏书法作品,顺道品尝这家店独特的美食。这个小店里文艺范十足的地板菜谱成了另一个招牌。各种菜名在地板上一目了然,不少食客笑称,就看地上的菜谱也能点菜了。现在,地砖比这家店还要出名。

  我休完产假回到工作中的第一个项目,就了严重的滑铁卢。虽然其中有一半的不可抗力,但我还是接到了老板长达3000字的信,满篇都是对我的。我不禁开始回想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

  一天,二十多年的老朋友来看我。朋友笑着说:你已得够多了!你最缺的是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把学到的东西用起来,让已有价值闪光的地方。

  当我开始重新寻找新的工作机会时,却一次又一次以不同的方式被告知“你的开场不错,不过后面你浪费了太多时间,享受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安逸。”

  我知道,在N年前,当我决定将“钱多事少离家近”作为工作理想时,今天茫然啜饮着冰水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我知道,当我任凭自己在原地踏步却仍然无所作为的时候,这一天就已经注定了。

  悲催的是,当年选择留在舒适区,继续从事着一份头顶有的工作多年后,我也并没能实现“钱多事少离家近”的“生活理想”。

  第一,你有什么异于的价值?不是常规的、工作三五年的人也能创造的价值,而是缺了你就不行、唯有你能给平台创造的价值?

  离开的时候,我再次打量这座曾经呆了一年多的写字楼:它不再是我熟悉的样子。怀揣着这三个问题,我决定重新开始。

  全凭自己的想象,去描绘所有可能的挑战和未知世界是无用的,为什么不从最简单、最力所能及的事情开始呢?

  把过去那些主动了解的、被动学到的东西,用更系统的方式梳理、用新的角度理解,才能知道自己的。

  我意识到之前的自己,尽管一直在同一个方向上积累,但这种积累属于重复劳动式的,并没有上升,致使职业发展原地踏步。还有知识结构和视野也亟待提升。

  在具体的操作层面,无论是流程的事情,还是技巧与方法,我都能够熟练掌握;但如果站在更高层级去看待问题,往往又不知道如何下手。

  因为我总是刻意忽略了战略层面的信息,觉得那些和自己无关,从而降低了自己的视野,没能把思维带到更高一级。

  我开始重新梳理很久以前的培训教材,大部头的专业书,工作里积累的笔记。在已经滚瓜烂熟的东西背后,又有了新东西在闪烁:比如大公司里那些每天都要走的繁复流程,以前只是地去应付,从新的角度去研究,却明白这样设计背后的合和必然性。

  我一心一意地准备了小半年,两个机会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个是一半员工都是前同事、属性类似、稳定如城堡般的外企;另一个是充满活力未知,90%的人都比我年轻、好胜、更懂互联网的创新企业。

  因为我知道,那些二十岁困扰过我的问题和焦虑,如果我不正面冲撞它、击破它,它们就会在我30岁、35岁、40岁、45岁的时候一次次卷土重来。除了让自己走出舒适区,去和更年轻的人携手相搏,主动纵身跳入趋势的汹涌深渊外,我真的别无选择。

  如果你明知道大潮将至,站在沙洲上,提心吊胆地拎着鞋子等待潮水到来,毫无意义。你要么尽可能地爬,去爬到一个更高的高地,或者再主动一点,纵身跳进潮水,哪怕呛几口水也要搏一回,可能就会发现一切没那么迟,也不算那么糟。

  

推荐文章